“牛魔王”發瘋連傷三人 高昂醫療費該誰承擔?

12月18日,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向媒體公布了一起牛傷人案件:送去東莞市某屠宰場路上的水牛突然發瘋,變身“牛魔王”,連傷三人后被警方當場擊斃。三名傷者治療費用高昂,就賠償問題與屠宰場老板協商失敗,雙方對簿公堂。

由于牛發瘋具有不可控制性,對于案涉損害的結果,雙方均無過錯,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最終認定,案涉損害造成的損失由雙方分擔。

三人傷殘等級在十級至八級之間

事發于三年前的2016年6月13日,東莞市常平警方接到群眾報警稱,在當地一屠宰場附近發生瘋牛傷人事件。警方當即組織警力趕到了現場,發現現場有三位傷者,其中一位腹部受傷嚴重,另兩名傷者分別傷到了臉和腳。

現場處置民警朱敏告訴記者,因為當時要想控制那頭已經近乎瘋癲的龐然大物,僅靠兩三個民警之力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為了防止瘋牛繼續傷及無辜,朱敏和同事隨即利用警車和貨車將整條道路封住的同時,趕緊打電話向公安分局請求支援。隨后,特警趕來支援并將瘋牛當場擊斃。

后經了解,肇事瘋牛來自附近屠宰場,事發當天,傷者趙某華和妻子劉某秀將5頭牛從橫瀝牛行運到常平鎮這家屠宰場,可就在屠宰場門口卸牛的時候,有一頭牛突然掙脫了繩索,趙某華夫婦試圖控制那頭牛,卻被牛所傷。

之后,趙某華的女兒趙某俠接到父親電話后趕到現場,一看當時的情形就不顧一切的沖了上去,這期間也被瘋牛所傷。

后經醫院診斷,趙某華夫婦及其女兒的傷殘等級在十級至八級之間,住院治療費用非常高。

治療期間,屠宰場老板劉某軍先后墊付了30多萬的醫療費用,但趙某華一家三口的治療并非一朝一夕的事兒,后來,雙方在后續治療費用問題上產生了分歧,多年的交情也在多次的交涉中被撕裂得七零八落并最終鬧上法庭。

庭審中,原被告之間究竟屬于雇傭關系還是承攬關系,成為庭審焦點之一。

原告代理律師認為,劉某軍作為屠宰廠老板,從事牛的買賣生意,趙某華夫婦長期為其運牛,并根據劉某軍的“指示”做事,雙方應屬雇傭關系,而這一點在劉某軍向警方所作的訊問筆錄中也有明確表示。

被告代理律師辯稱,劉某軍在警方訊問筆錄中所稱的“雇傭”并不是法律意義上的雇傭關系,只是一種不準確的口語表達。

因為長期以來,劉某軍只是在需要運牛的時候才聯系趙某華,按照每車100元的價格月結,所以雙方應當是承攬關系。

法院判決:牛發瘋不可控 雙方均無過錯

案件經過一審和二審公開開庭審理,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最終認為,劉某軍并非持續穩定地雇傭趙某華,雙方關系注重的是結果的完成而不是勞務的付出,所以趙某華主張雙方是雇傭法律關系沒有法律依據。

由于牛發瘋具有不可控制性,對于案涉損害的結果,劉某軍和趙家人均無過錯,法院最終認定案涉損害造成的損失由雙方分擔。

其中,劉某軍應分擔的費用部分之前已經墊付,法院不再判決劉某軍支付,對于劉某軍要求趙某華返還該醫療費的訴求予以駁回。

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法官陳加雄表示,雇用是雇員根據雇主的指示來從事活動,多由雇主限定勞動場所、工作時間并提供工具設備,按期支付報酬。雇傭關系則側重勞務性,區別于承包或包工包料。此案以交付勞動成果領取報酬,一般傾向于不認定是雇傭關系。

提供勞務時發生損害,要根據雙方的過錯來分擔損害的后果。雇員沒有很好地觀察勞動環境,沒有盡到安全注意義務,雇主沒提供很全面的安全防護措施,最終導致損害發生,雙方都要根據各自的過錯來承擔各自的責任。

法官提醒,在遇到動物致害時,切忌盲目施救,要尋求合適的施救方式。

編輯 曹亮

(作者:讀特記者 劉秋偉 通訊員 袁小燕 文/圖)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江西南昌微乐麻将